起底视觉中国:收购标的成海外巨头附庸 “独立

  业绩对赌之压:追逐短利、热衷“维权创收”

  在图片行业新趋势与新变化面前,视觉中国显得僵化,这背后有着非常现实的原因。多位图片行业人士向上证报记者表示,目前,视觉中国偏重资本运作,为明年大解禁铺路,因此并未投入重金谋求长远发展,当下的急功近利、力保短期业绩行径,绝非长久之计。

  视觉中国借壳上市时的承诺是:廖道训、吴玉瑞、吴春红、柴继军、陈智华、李学凌等10名一致行动人认购的股票自上市之日起60个月内不进行任何转让。承诺期限为2014年4月11日-2019年4月10日。上述10人持有的上市公司55.39%股权、逾120亿元财富将于2019年4月解禁。

  披露显示,廖道训等承诺标的资产2014年至2018 年经审计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归属于母公司净利(合并计算)分别不低于11,487.38万元、16,328.02 万元、22,341.27万元、27,741.00万元和32,856.00 万元。

  在解禁时间线和业绩承诺压力下,视觉中国努力保证业绩稳增成了其重要目标。2016年和2017年,标的资产(两家公司合计)实现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2.38亿元、3.09亿元,业绩承诺完成率分别为106.34%、111.31%。上市公司的归母净利润更低,近两年分别约为2.1亿元、2.9亿元。

  然而,为了这个业绩对赌与资本把戏,视觉中国已经使出浑身解数,并付出了深远代价。

  多位熟悉视觉中国的人士指出,上市以来,视觉中国并未重视扶持上游社区与摄影师,失去了更大发展空间;刻意追求短期业绩指标,视觉中国一再压低给上游机构、摄影师的分成比例,造成部分机构、摄影师不满;不敢大力调整策略应对微利趋势,给了诸多竞争者以蚕食机会;一心靠“维权创收”抢客户,却忽略了总体商业布局。

  以摄影师分成与业绩指标问题为例。作为中国最大的图库,如何增厚利润?压低上游摄影师分成是最直接最粗暴的手段。据知情人士透露,视觉中国一般要求摄影师签署独家供图合同,就算是独家合同,给摄影师分成比例还是一降再降,目前分为25%、30%、40%几档,其中25%、30%为主流。而在销售上,随着竞争加剧,图库多采取年度套餐销售的形式,这使得单张次图片价格一降再降。

  一位视觉中国签约摄影师向上证报记者提供了他的工资条,“摄影师拿到的单张次图片分成最低到了2.75元/张,而且签约摄影师没有底薪,全部靠分成。”

  “商业图片拍摄赚钱不易,现在的摄影师要么依靠其他职业补充收入,要么投奔了婚纱摄影、旅拍等C端摄影业务。”一位图库负责人表示,这实质不利于商业图片行业发展。

  为了追逐短利,视觉中国甚至不惜以摄影师权利为筹码,四处“维权创收”。

  对一家图库来说,销售费用往往占到大头,视觉中国选择了“讨巧”同时更有效的销售方法——“维权获客、维权创收”,这成为了它的骄傲与重心。

  或是为了保证业绩稳步增长,越来越多企业收到视觉中国的质询函或律师函,被告知涉嫌图片侵权,面临每张图片2000元至5000元甚至上万元赔偿。

  据强韵数据统计,2013年以来,视觉中国及其子公司共涉诉讼1000多起,案件涉及主体主要是华盖创意(北京)图像技术有限公司和汉华易美(天津)图像技术有限公司,案由均为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或网络传播权纠纷。进入诉讼阶段,则多为视觉中国依赖Getty提供版权证据的案例,案件共涉赔偿金额约624万元。

  接近视觉中国人士透露,视觉中国并不追求直接判决赔偿,主要是为了将维权变为销售,转被告为独家签约客户。这也被视作图库之间的竞争之战。

  视觉中国表示,大多客户会在诉讼判决前与其达成和解,成为长期合作客户,最终通过法庭诉讼生效判决的金额不超过0.1%。

  这种商业模式已引起投资界非议。比如今年7月初,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发布微博批视觉中国漫天开价索要几十万人民币巨额赔偿,要挟企业签年度合同。张颖认为,从该公司收入角度来看,据说“战果颇丰”。“侵权确实不应该,但这种漫天要价的商业模式更不应该,现在还变成了这家公司的核心商业模式,也是好笑了。”

  有业内人士指出,“维权获客、维权创收”模式,本质上是牺牲了真正权利人(摄影师)的利益,来实现图库利益最大化。简单来说,视觉中国将对真正权利人(摄影师)的侵权维权变成了其平台的独家包年合约。

  例如,此前视觉中国与煎蛋网发生纠纷,煎蛋网在翻译外稿时使用了Getty的图造成侵权。视觉中国先是提出侵权与索赔,但最终双方以签署正版图片授权合作协议告终,每张图片的单价为60元至80元。而如果是按诉讼赔偿,每张单价可高达5000元。

  “由于目前摄影师/个体权利人很难有力量自行维权,也只能忍了。”一位视觉中国签约摄影师说,“因为独家签约视觉中国的合同上有将维权事宜独家授权给视觉中国的条款,这基本锁死了大部分摄影师自行维权的可能性。这其中,有的权利人(也就是摄影师们)根本不知道直接维权的赔偿款能达到每张2000元甚至上万元;甚至有些消息不灵通的权利人,为拿了点零头而开心,认为图库为他们伸张正义了。”

  天下攘攘,皆为利来。然而,在行业步入微利图片时代,在各类竞争凶猛而来之时,这个看上去很美的中国第一图片公司,已经悄然越过了商业公允性与个体独立性的边界。那些曾经风光借壳上市,尔后黯然滑落的A股公司,均讲述过美妙资本故事,勾画过超额估值幻梦,但该来的还是会来,一切都有尘埃落定之时。

Copyright © 2014-2016. 五莲摄影企业网 版权所有 ICP备********号